Image

說一件最近挺唏噓的事情。

我一個在上海的朋友,之前在上海靠做生意和敏銳的商機洞察力,八年時間資產差不多累計到了1000萬。

后來因為父母身體不好,再加上自己也覺得在上海壓力很大,各種原因糾纏到一起,讓他下了回老家發展的決心。

他回到老家縣城后,發現有一個很大的餐飲品牌在他們老家并沒有開店,于是他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商機,想要把這家店迅速在縣城開起來。

前期他花了大量的時間去溝通,還交了大概30萬的加盟費,裝修大概花了400多萬,包括各種隱性開支,前前后后一起差不多花了600多萬。

然而就是這么一個項目,卻在僅僅維持一年后,就倒掉了。

我在朋友圈看到他把店面轉讓的消息,感覺非常驚愕。

我在微信上安慰他說,是不是因為疫情影響,生意不好做?

他回復說不是,而是一開始就決策錯誤,在小地方做生意,太難了。

他說,他以為做生意和之前在上海差不多,可是沒有想到和想象中差太遠了。

?

首先是招人。

在小地方要想招到既上進又敬業的人員很難,不是說沒有,就是很難招到。很多都是渾渾噩噩,總想著什么時候下班,做一天混一天,一個業務培訓無數遍,交代無數遍,還是會出漏子。

然后就是營商環境很差。

各種卡拿索要,比如他們的餐廚垃圾,因為處理不太到位,然后各種人找他們要錢,更過分的是,那個在他們店外搞環衛的領班,也找他們要錢。

還有他們店子外面的電梯,因為質量不太好,經常發生事故,影響客人進店和營業。

然后他們打電話給維修人員,可是在小縣城的電梯維修人員,一個個都是吊兒郎當,打電話很久才來,或者干脆說沒有配件,要等待發貨,常常氣得他吐血。

最后就是人情世故。

小縣城很多都是人情和關系緊密包裹的,像他們這樣做生意的,要想賺錢,那就主要靠熟人來消費,要靠拉大公司或者事業單位來消費,而這樣的大單早就被“有關系”的人給壟斷了,他初來乍到一沒關系二沒背景,怎么也搞不贏。

在這里做生意,屁大一個事情也要找關系,他感覺自己處處被限制,被壓抑,最后他600多萬,在僅僅一年的時間內就虧得干干凈凈,像丟到水里面一樣,連一點水花都看不見。

他說他這一次受到的教訓真的太慘痛了,他等父母的身體好一點,還會離開老家繼續去大城市發展,不會在小縣城里面經商或者做任何投資了。

Image

以前我們聽過一句話,“投資不過山海關”,其實就是說的這種現象。 ? 強龍難壓地頭蛇,很多時候環境會變化,你所擁有的經驗和認知也會變化,就很容易陷入一種困境里面,怎么也無法施展出力氣。 ? Image ? 我朋友的故事,忽然讓我想起了自己在春節期間經歷的一件事情。 ? 這件事情,我在微信公眾號上面說過。 ? 大概是在大年27快過年的時候,我因為社保一些事情,需要去縣城銀行里面辦理一下。 ? 我是下午去的,本來就是一件極其簡單的事情,但是足足花了半天時間才把事情搞完。 ? 我們小縣城的銀行管理混亂,甚至連一個叫號的機器都沒有,純粹靠人工站在那里排隊,中間還有人不斷插隊,不斷有“關系戶”走后門,很多老年人在那里站得腰酸背痛,唉聲嘆氣。 ? 來辦事情的人,幾乎都是怨聲載道地來,滿腹牢騷地走。 ? 而且重點是這個銀行我4年前就去過一次,那個時候我就花了很多時間,可是沒想到,現在還是這樣。 ? 你想想,我一個臨時過年回來的人,都覺得步履艱難,極不適應,更何況我那個長期在這里做生意的朋友? ? 這就是我自己不太愿意留在小縣城發展的原因。 ? 因為這里效率很低,循規守舊,生活安逸,沒什么斗志,而很多時候又講究關系,講究熟人和人情世故,那種如同一潭死水般的生活,一眼就可以望得到頭,讓人窒息。 ? 當資源分配失衡的時候,小地方的官僚、人情與僵化的體制,就決定了一個年輕人的前途。

Image

我對這樣的生活和發生在這里的事情,真的太有共鳴,太感同身受了。 ? 記得我剛開始運營公眾號的時候,也是在我們縣城做,當時因為事情很多,需要幫手,可是我招聘了差不多一年,竟然沒有找到一個全職的人。 ? 首先是找不到合適的人選,你無法想象體制內和有編制在我們那個小縣城究竟有著怎樣的魔力,但凡是一個有不錯學歷和才能的人,都是打破腦袋往那些地方擠,根本瞧不起我們這種新媒體公司。 ? 我說得過分一點,別人哪怕是干一份1500元每月的體制內掃地工作,也看不起我們這邊幾千一個月的工作,因為那種工作有面子、穩定、是一個鐵飯碗。 ? 其次就是生態,在我們那里你根本找不到什么純寫字樓,大量的地方都是洗腳、按摩、足浴、棋牌室等類似地方,而找不到什么文化博物館、藝術交流館、藝術廳、音樂廳之類,視野和格局完全打不開。 ? 然后就是所謂的關系,無論大小事情全靠關系,有關系暢通無阻,沒關系寸步難行,這里就不詳寫了,懂的人自然懂。 ? 還有消費,沒有茶顏悅色,沒有星巴克,沒有麥當勞肯德基,有的只是各種山寨品牌和叫不上名號的,外地的人根本不愿意到這里來。 ? 所以,在老家縣城呆了半年之后,我馬不停蹄地把公司搬到了長沙。 ? 雖然長沙算不上一線大城市,但是真的比我們那里好了太多太多,我也是在長沙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,每一個小伙伴都很優秀,我們也一路把公司做得越來越大。 ? 很難想象,如果我一直窩在自己的那個小縣城,根本就不會有今天的這個局面。 ? Image ? 曾經有一篇《我賣掉北京500萬的房產,在老家生活的這兩年》文章講述了這樣的一個故事。 ? 2016年的時候,男主人公因為工作上的不如意,向往老家,再加上他覺得北京當時的房價已到頂,隨時可能崩盤,于是賣掉了自己在北京價值500萬的房子,回到農村老家。 ? 拿著500萬巨款,他花了30多萬,把家里的自建房推倒,重蓋了一個三層小洋樓,自己又花了40多萬,在縣城里面買了一套120平米的大三居。 ? 然后就是裝修買車,還借出去一些給親戚朋友,手里還剩個300來萬,分別存到銀行或者做了理財。 ? 回到老家那半年的時間,他的日子確實過得像神仙一樣,參加朋友聚會,各種胡吃海塞,還到處旅游,很瀟灑很快樂。 ? 然而時間一晃大半年過去,他在無意中得知自己在北京賣出的房子已經漲到了870萬,漲了差不多整整400萬。 ? 這個時候,他的心里開始有點不平衡了。 ? 而且,他發現自己在小地方舒適日子過慣了之后,開始逐漸厭倦起了這樣的生活: ? “我似乎融入不了這種天天打麻將、說話跟吵架一樣、一下雨就滿腳泥濘、一進村充滿各種肥料氣息的生活。 ? 比如出去買東西,一不留神就買到山寨貨,例如:“OO糖”、“漂柔洗發水”、“美地電風扇”,還有“旺好牛奶”。 ? 比如想約朋友出來聚聚,想去咖啡廳坐坐?抱歉,沒有!想去吃個海底撈、綠茶、呷哺呷哺?抱歉,沒有!就連想去吃一次垃圾食品肯德基和麥當勞,這個倒是有,只不過名字是二合一的“麥肯基”。” ? 而且更令人崩潰的是,他在這里根本找不到合適的工作,他一個在北京的高級架構工程師,最后在小縣城只能找到2000塊錢一個月的網管工作,還要兼職修電腦,這簡直讓他崩潰。 ? 他一個在北京生活了10多年的人,開始感到各種不適應,他渾渾噩噩,看不到未來,感覺自己的精神完全垮了。

Image

后來,他又作出一個大膽的決定——殺回北京。 ? 可是此時與他當時賣掉的那套相同戶型房子的價格,已經漲到了900多萬,而他手里面的錢只能湊到300多萬。 ? 此時,他最大的夢想就是——努力工作,爭取在退休之前,換回他曾經賣掉的那套116平米的三居室。 ? 這個故事很戲劇化,也很現實。 ? 很多時候,我們總是在媒體上面,看到各種“逃離北上廣”的新聞,可是那些從北上廣逃離出來回到老家的年輕人,最后怎么樣了,無人知道。 ? 故鄉是每一個人心中永恒的念想,但也是永遠回不去的地方。

很多年輕人覺得大城市壓力很大,逃離北上廣回到家鄉,能夠陪伴父母,能夠和朋友相聚,而生活壓力又很小,會感到無比的溫暖和愜意,但很快,現實會把人擊醒。 ?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張鳴一針見血地說:回到家鄉,由于父母無權無勢,更是死路一條。 ? 就目前各種數據來說,從大城市逃離回小地方的人其實只是很小一部分,而從小地方來到大城市的人,卻是成千上萬的。 ? 比如前些時間關于東北的一個人口問題上了熱搜。

Image

東北三省的人口一年減少42.73萬人,每年都是負增長,很多都是從那里跑到了大城市。 ? 于是有專家建議全面放開人口生育,可是東北人口負增長的問題,根本不是生育的問題,而是人口流失的問題,即使生育再多,也只是加快了向大城市流動的速度。 ? 說白一點,如果有好的經濟、好的營商環境、好的工作,誰愿意背井離鄉? ? 而這些人口的流動,也印證了大量人數的選擇,他們寧愿千里迢迢離開自己的家鄉,也不愿意讓自己的視野、格局和人生軌跡受到限制。

Image

當然,我這里并不是說家鄉就是一無是處,小地方當然有小地方的好處,大城市也有大城市的弊端。 ? 但是如果你是一個有想法、愿意折騰、不想安逸,又在小地方和大城市之間糾結的年輕人,那我建議你去大城市闖一闖。 ? 海明威說過一句話:“如果你足夠幸運,年輕時候在巴黎居住過,那么此后無論你到哪里,巴黎都將一直跟著你。” ? 其實你所生活的城市,你居住過的地方,它們都會深深地影響著你,打開你的視野和格局。 ? 巴黎也好,紐約也好,北京也好,上海或深圳也好,每個城市都有它獨特的氣質和格局,他們都在悄無聲息中浸潤你,影響你,改變你。 ? 如果有機會的話,建議你不要貪戀小地方的舒適和安逸,盡量去大城市闖一闖。 ? 它會把各種各樣的活法和價值觀展現給你看,告訴你人生不只有一種可能性。

如果你認同此篇文章的觀點,歡迎給我們點一個“贊”+“在看”吧。

?文章作者簡介:桌子,身高1.85米,前南方航空公司職員,三觀比五官更正,思想比套路更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