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

Image      回顧歷史我們會發現,A股市場真正的投資節奏在于春季躁動和四月決斷。 文 | 凌鵬 來源 | 投資日記本

很多人認為當年的A股表現由未來兩年的經濟狀況決定,因此熱衷于探討未來幾年的經濟和業績的展望。

事實上,這種探討多基于信仰,受當前的情緒影響很大,與實際的發展多有偏差,對當前的投資意義未必大。

更有趣的是,在很長一段時間里A股市場的漲跌與未來一年的經濟波動背道而馳。

A股市場真正的投資節奏在于春季躁動和四月決斷。

當年股市的表現更多取決于當年的經濟狀況,只是這種經濟狀況難以前瞻,更重要是過程中的確認和修正,這才是對當前投資最有意義的事情。

4月之前,政策未定、旺季未到,市場雖有躁動,但基本面的變動不需要太關注。

4月后,隨著兩會政策的落定、開工的進行,全年的政策和經濟格局初定,從4月—10月市場往往會陷入一種趨勢、一種風格,基本面的判斷、一季報的數據都是重要的事情。

Image

從這個角度看,每年3月末、4月初的春季策略才是全年的策略。

01 案例分析

2007年4—10月:藍籌泡沫、一路向上

2007年5月30日,財政部宣布上調股票交易印花稅之后,市場陷入“五卅慘案”。但此后公布的消費、投資、出口數據等都較好,投資者對基本面再次樂觀,儲蓄搬家、資金涌入,迎來藍籌泡沫,任何回調都是買入機會。

Image

2008年4—10月:經濟不斷向下

2008 年二季度,雖然出口、投資、內需等數據依然平穩,但成本上升挫傷利潤,一季報低于預期;下半年,需求開始萎縮;9月份由于雷曼破產造成全球信貸凍結,企業大規模去庫存、計提減值準備,經濟大幅下跌。在這個過程中,股市一路下跌,每一次反彈都成為賣出理由。

Image

2009年4—10月:房地產確認經濟向上

2009年春的上漲充滿了分歧,投資者爭論刺激政策有沒有效、基本面能不能跟上市場的步伐?隨著房地產銷售的持續旺盛,房地產投資和新開工也開始跟上,房價也開始上漲,投資者對銀行的壞賬擔憂減弱,經濟的見底回升使大盤有第二波上漲,同樣是每次回調都是買入機會。

Image

2010年4—10月:政策突變導致V型變化

2010年是過去五年的特殊之年,按照規律,一旦經濟和政策確定,市場是在4月到10月之間是一種風格、一種趨勢,但是2010年無論是經濟還是市場都出現了V型變化,其根源是政策在年中有個大的調整。

2009年底, 政策的方向發生變化,但當時投資者并不清楚這次政府的決心,房地產市場在短暫的沉寂之后,繼續上行,成交火熱、價格抑制不住。

于是乎,政府在4月中出臺了史上最嚴格的房地產調控政策,并且引發了中游的去庫存,使工業增加值不斷向下。同時,海外伴隨著歐債危機,投資者的經濟預期迅速惡化,整個二季度A股下跌23%。

本來這種下跌要持續下去,但是到了年中,由于二季度的經濟下滑,特別是外匯占款流出和PPI環比負增長,使眾多投資者(包括決策層)相信經濟可能二次探底。

因此,當高層領導在6月的一系列公開場合上強調“保增長”的重要性之后,投資者再次產生了政策放松的預期,并且當時有跡象顯示信貸投放和發改委新批項目的速度有所加快。市場也隨之觸底回升,進入9月,經濟觸底回升的跡象明顯,再加上美國QE2預期,周期股又漲一波。

Image

2011年4—10月:機械、重卡之爭后的三波主跌

2011年3月有著名的“工程機械、重卡數據之爭”,這場爭論的背后是經濟走向的辨析。4月下旬,隨著工程機械數據的回落,市場明晰了經濟的走向,開始進入主跌浪。

而中間政策非但沒有放松,反而步步加強,2011年成為比08年更熊的熊市,直到年底,市場經歷三波主跌浪,中間的小反彈都成為賣出的機會。

Image

02 四月決斷的啟示

啟發一:當年的經濟狀況在4月以后才能大致確定

06年后,宏觀策略、自上而下的思路逐步盛行,大家熱衷于討論經濟的底和頂。但事實上,經濟的底和頂都無法事先判定,基數效應只是數字游戲而已。

每年4月前,由于政策和經濟格局未定,經濟、基本面和草根調研的意義不太大。只有進入四月,隨著開工和政策的穩定,經濟觀察的重要性會提升,旺不旺是個重要的判斷。

啟發二:兵無常勢、水無常形

雖然我們努力去尋找和總結規律、提煉指標,但是不要將這些指標和規律固化,妄圖通過這些指標和規律的機械運用就去判斷股市、去投資。

沒有股市和經濟的領先指標,唯一領先的是邏輯和人的思維。歷史數據大致總結出A股的投資規律為:春季躁動和四月決斷。

但是決斷的時間可以提前到三月,也可以推遲到五月,兵無常勢、水無常形。關鍵是要明白其中的機理,只有明白了這種機理,才可以在規律和指標的基礎上去運用、去變化、去調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