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琥珀消研社

作者/白露

風口到來的前夜,又卷起了一場腥風血雨。

1分錢秒殺4枚生雞蛋!9毛9拿下1斤土豆!1條紙巾只要1.99元! 19.99元200g車厘子立馬帶回家!

還是熟悉的配方,還是燒錢的味道。萬萬想不到,互聯網巨頭又打起來了,這次居然是為了你爸媽的菜籃子。什么?你說買菜跟你無關?別怪我沒提醒你,干架的是巨頭,被捶得鼻青臉腫可能是你和你的家人。為什么?

其實,互聯網公司大規模燒錢已經是他們慣用的伎倆了。滴滴創立的旗號是“讓出行更美好”,可是為什么我們現在打車一天比一天貴呢?看來是時候考慮買自行車了。用大額無門檻券從千團大戰里殺出一條血路,送啥都快的美團說讓咱們吃得好一點,但現在,騎手被困在了平臺算法里,天天跟死神比誰跑得更快,而我們吃一頓外賣也動輒20多塊。嗯,按價格來說確實吃得好了。感謝滴滴和美團讓我們提升了吃飯出行的消費水平,讓我們過上輕奢生活。當年2塊讓我們騎一個月的摩拜、ofo已退出江湖,取而代之的是青桔、哈啰,超過5分鐘就要收2塊。咱掐指一算,薅遍了各大APP的新人優惠,加起來還沒有ofo吞掉的99塊押金多啊。還有悄悄漲價的共享充電寶,你發現了嗎?現在你出門在外手機沒電還能輕松的說出“沒事兒,有共享充電寶”嗎?1塊1小時的共享充電寶恍如隔世,現在某些地區1小時要12塊,多借幾次的錢都夠買一個了。用同一個套路高價買斷房東房源低價補貼給用戶的蛋殼,也毀掉了無數對城市充滿希望的年輕人,把他們變成了被趕出房門的“流浪漢”。這下輪到買菜了。羊毛出在羊身上,你薅了多少,最后都要用同樣的方式還回去,資本永遠不虧。當然,如果你薅完就跑…不,你跑不掉。就像你現在離不開外賣和網約車一樣。

說到底,這種方式的補貼與其說是福利,不如說是喂養我們習慣的誘餌。讓我們像被馬戲團里被規訓的動物一樣,最后變成會鉆火圈的老虎,會踩高蹺的猴子。前提是給兩口吃的,就會乖乖聽話。

所以,你用社區團購了嗎?你是什么時候用上“社區團購”的?1個月前?半年前?1年前?反正2G沖浪的我近幾個月才有所耳聞。而且礙于對新事物的接受能力比較低,最近巨頭們紛紛發力下場開撕,我才試了一試。好家伙,不試不要緊,一試就上癮。1分錢、幾毛錢的水果買(薅)到停不下來!在小區便利店遛個彎就順手取了,比去超市還近。

我這才驚覺,小區門口裹著軍大衣擺攤賣雞蛋的老頭愈發無人問津了。在資本瘋狂補貼的1分錢雞蛋面前,他的雞蛋還賣得出去嗎?后來我發現,不止是小攤販,就連是大一點的果蔬店,甚至是超市都被這個不守游戲規則的“社區團購”攪得翻天覆地。一個超市工作人員告訴我,他們最近被逼得焦頭爛額,心一橫想出了滿80減40這一招來跟資本搶客戶。新聞還報道過一個果蔬專賣店老板的故事:他的土豆進價1塊2,售價2塊。而在互聯網巨頭那里,9毛9就能買2斤。無奈,只能在門口掛上了“旺鋪轉租”的牌子。

或許,路邊擺攤買拐棗的老頭老太太,這類靠著低端的民生行業過活的人,可能是咱們的爺爺奶奶,甚至是咱們的爸爸媽媽,終將被淘汰。但是,正如前面所說,誰又能保證巨頭們用資本擠死中小商家、播種完一整片的韭菜的時候,不會作惡呢?

要知道,一旦消費者培養起用互聯網買菜的習慣后,平臺完全有能力對消費者進行大數據殺熟。誰知道賣我25塊一斤的豬肉,是不是賣給別人就只要20塊一斤。還有,生鮮不像服裝日用,出廠的規格幾乎個個一樣。但柚子有水多的水少的,在超市可以精挑細選,但手機下單,誰又能準確預測到自己收到的不是歪瓜裂棗?原本差的小的沒人要,現在好的壞的混在一起賣,給你便宜點的價格就能讓你舒服的叫爸爸了?

當然,我始終認為,社區團購以及上面所提及的互聯網商業形式都不是洪水猛獸,他們確實帶來了很多便利,但寡頭壟斷應該警惕。

*本文圖片均來源于網絡

琥珀消研社

新消費新媒體

扎根新消費,探索新商業,研究消費者、觀察產業鏈。